醉枕青山

我有故人抱剑去。

無年答应和我写文接力啦!!!!!!!
这么重要的事儿一定要发个lof!!!!!

自己做个合集的封面,我觉得很好看,必须发个大图上来!
P2最初版本,無年说丑,那我重新画了一个。
后面是亮瑜美工部紧急会议记录。
@無年菌 这次你必须夸我!!!!

給我個清淨,拜托樂。

【亮瑜】我好像被给佬缠上了-10

◇校园沙雕甜饼,为甜而甜没有营养。

  诸葛亮还真就安安静静当起了周瑜小迷弟,周瑜看书的时候仍然会过去惹人家,非要脑袋上挨一巴掌才会安静一会,不过半个小时,就一定会过来再度骚扰。
  要么开着扬声器打游戏,要么放着后宫肥皂剧,甚至还放过带颜色的小视频。
  诸葛同学在后背被砸了一本教科书的时候,凑过来对着周瑜拉开裤子:“我觉得再过两年我应该会比视频里的大两圈。”
  随后周瑜卧室里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伴随着诸葛亮逃命的脚步声和周瑜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诸葛亮!滚出去!”
  “你怎么这么喜欢从老虎脸上拔毛呢,”孙策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分给诸葛亮一个手柄,“周瑜不值得。”
  “嗯,周瑜不直的。”诸葛亮被周瑜赶出来以后蹲在孙策家里打了几个小时的游戏,等着周瑜遇到了学术困难,再亲自提着诸葛亮耳朵给他拽回去。
  孙策给了一个老哥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诸葛亮竖起大拇指用眼神回敬放心吧小老弟相信亮哥。
  周瑜不得不承认,诸葛亮在学习方面是个鬼才,虽然是有点不爽,但是不妨碍他废物(?利用呀,周瑜把诸葛亮拽回家关上门,先掀开诸葛亮衣服看了看他后背,只是红了一小块,已经消得差不多了。这才放下心别别扭扭的道个歉收起刚刚翻出来摊了一大桌子的碘酒双氧水创可贴绷带。
  “没什么,你亲我一口就行。”
  “你不要得寸进尺。”
  诸葛亮宁可委屈在周瑜家的小沙发上也不愿意回家睡,按着李白的说法至少诸葛亮的床也要五万平方米起步,周瑜看着沙发上窝着的人,身上搭了一条毯子,供暖还有两天才开始,这个时候的北方是最难受的,诸葛亮虽然只字未提,呼吸间带出来的一点白气仍然在告诉周瑜他冷。
  安安分分在周瑜沙发上窝了半个月,倒是生生忍住了没有出现半夜爬床的事儿,周瑜靠在门框上盯着自己桌子上摊开的一大片书。孙权已经去住校了,给诸葛亮拿一条厚点的被子不是难事,毕竟过冬的厚被周瑜只有一条。
  “诸葛亮,今天来床上睡吧。”周瑜一番话说的极为别扭,这话他怎么听怎么奇怪。
  诸葛亮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他盯着周瑜看了一会儿。
  “瑜哥,我还未成年……呃。”
  诸葛亮一句话还没说完,周瑜已经一个枕头乎在他脸上。这动作周瑜每天基本上要做上两三遍,多的时候五六遍,早就熟能生巧烂熟于心,动作行云流水。
  诸葛亮把枕头抱在怀里揉了揉鼻子,朝着周瑜笑了笑。
  “洗过澡就睡吧。”周瑜看他一笑便没了脾气,也不知道诸葛亮是哪来的妖术,周瑜只能勉强给诸葛亮一个台阶下。
  熄了灯周瑜和诸葛亮挤在一个被子里,经过周瑜的再三警告诸葛亮总算没像上次一样化成八爪鱼,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只有彼此离得很近的呼吸声。
  “诸葛亮,”周瑜看着天花板缓慢的眨了眨眼,然后闭上了眼睛,“下次二模,你好好答题吧。”
  “我懒…你第一当的不是挺舒服的吗,怎么了,不想干了吗。”
  周瑜又把眼睛眯开了一条缝,沉默了一下:“我想看你解题。”
  “那我好好做,考完试陪我看个电影吧。”
  “…幼稚。”
  孙策作为一个大二的无业游民,他应该是懒觉睡的很足的,周六还要上课的只有隔壁那两个苦逼的高三学生。这房子隔音,真的不怎么样。
  “你……”周瑜已经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想一脚把诸葛亮顺着窗户踹出去,“给你两分钟,处理完。”
  “你这不是刁难人嘛…我又不是李白,两分钟处理不完。”诸葛亮还没睡醒,刚起来就在周瑜错愕的眼神里低头看了看自己裤裆。
  ……操,巧啊,就今天精神周瑜看见了。没办法,生理差距,裤子太紧被看出来也是难免的。
  “谁让你撸了!冲冷水!”周瑜几乎在崩溃边缘,一脚把诸葛亮踹进了浴室,他不是没有生理常识,一看到诸葛亮的脸,他就耳尖发热。
  诸葛亮在里面足足磨蹭了十五分钟,周瑜一篇英文短文都背好了,诸葛亮才带着一身水气出来。周瑜是被诸葛亮顶醒的,他床躺着两个人还是勉强,诸葛亮对着他睡得跟死猪一样,还是被周瑜一脚踹醒的。
  诸葛亮也意识到了,周瑜分外喜欢用脚踹他,这个技能诸葛亮给他起好了名字,叫——尥蹶子。
  “瑜哥,你不会没经历过吧。”诸葛亮在周瑜全神贯注听课的时候悄悄凑过去问了一句。
  啊。好疼。诸葛亮被周瑜狠狠拧了一下,怎么突然开始用女人的招数了。噢,伸展不开。
  周瑜真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了,一旦给诸葛亮开了个头,就算是供了暖也不回沙发上去了。引狼入室,怪他,怪他。
  周瑜是挺看重名次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毛病,只要成绩单上是一排的1,他就觉得有点开心,可能是父亲的严厉给他留下的习惯。引狼入室的事儿他做过不止一次,周瑜看着发下来的答题卡,已经知道这次考试的名次了,他还是忍不住唏嘘一番。
  诸葛亮看着排行榜第一的自己的名字,下面紧跟着就是周瑜。可能这是周瑜第一次尝到败北的滋味儿,诸葛亮看了看身边儿的人,脸色并不算是难看,倒不如说是无悲无喜。
  只高了那么七八分而已。周瑜笑着叹了口气,还有半个学期,足够追上和诸葛亮打个平手了。毕竟平常诸葛亮这个人形小猿搜题用着方便的很。
  “看电影去吧,在外面吃算了。”周瑜扯了扯诸葛亮的围巾,两个人直接奔着电影城去了。
  “看什么,看这个吗。爱情片,催泪,下面还标着呢。请带好纸巾。”周瑜一脸认真的看了上架的每个电影的海报,只想着和周瑜肩并肩的诸葛亮一点讲究都没有:“行,就这个吧。”
  真是烂俗到爆的片子,十分钟对眼十五分钟接吻二十分钟搞上床,诸葛亮和周瑜就是现在退场都能猜出来下面的展开,谁都没开这个口。
  “瑜哥,”诸葛亮仗着电影院昏暗悄悄儿凑到了周瑜那边,“学学,亲一个?”
  “…滚。”
  诸葛亮也知道周瑜的反应,可他有事儿没事儿就想去处个贱,听周瑜骂两句才老实,却被周瑜一把抓住手扣在了扶手上。诸葛亮指尖一僵,电影?看不下去了。诸葛亮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活了十七年,第一次紧张到掌心出汗。
  两个人谁也不知道电影演了什么,甚至连主角长啥样都不知道,手倒是一直都没放开。诸葛亮盯着周瑜屈起的骨节出神,周瑜猛的一停,转身看着诸葛亮的眼睛:“亲一个?”
  诸葛亮足足愣了半分钟,他笑起来。
  “回家再说吧,瑜哥。”
  
FIN.

——

       写完了,没什么感言……一是不好看二是写不好。头一次写个亮瑜总觉得哪儿哪儿不对,以后慢慢改吧。…
       然后我才发现合集名字错了…。明天改。

亮瑜一旦开车了就真香。
我想………………………………

循环了很久很久,无论是旋律还是唱功还是歌词,我都很喜欢,尤其是音色。
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

【亮瑜】我好像被给佬缠上了-9

◇校园向甜文。
◇亮瑜1v1HE。

  仅仅只是一个吻而已。
  周瑜是这么想的。
  诸葛亮在给他时间,周瑜能感觉得到,诸葛亮没打算让周瑜立刻给他答案。两个人挤在一个窄窄的楼梯里,其中一个人动一下,塑料袋就会沙沙的响,诸葛亮看着周瑜明显走神的表情,把他耳边的头发仔仔细细的重新别到耳后从兜里拿出个发圈挂在周瑜空下来的小指上:“走吧,回去吧。”
  周瑜时常会将头发扎起来,有些时候长发是有些不方便了,不止一次想过要不要剪得清爽一些,次次都耽搁下来了,这头发留了许久,周瑜有些舍不得。
  诸葛亮不由分说拿过周瑜手里的东西,快一步进了屋子,阿婆已经和好了面,就等着诸葛亮回来。周瑜看了看手上的发圈,他有这个习惯,随身带一个,诸葛亮穿着他的衣裳。
  这房子又老又小,最老式的黄色梨型灯泡上面凝了一层厚厚的油烟,就算是点亮了也显得昏暗。周瑜鼻尖儿被端上来的饺子冒着的热气蒸着,他转头看着正在费力给猫儿们把饺子馅儿抠出来自己吃皮儿的诸葛亮,又抬头看了看那个老式的灯泡。
  有句俗话,周瑜也记不清出处了,灯下不宜看人,总算是知道了。这光太有欺骗性了,不知道给诸葛亮照得顺眼了多少。
  联系了一下换锁公司,周瑜和诸葛亮吃了一顿饺子。这顿饭周瑜吃的恍惚,他挺久没吃过亲近的人包的饺子了,他也许久没回家了。他母亲包的饺子没有阿婆的好吃,还是说他太久没吃过忘记了。
  那窝猫也算有了落脚的地方,阿婆人很好,也喜欢这些小家伙。诸葛亮常常过来陪她,今天说了一会儿话就准备走了。
  “亮亮,”阿婆坐在破了好几个洞的沙发上,怀里的猫正在舔爪子,“路上小心点,滑。”
  “好,知道了。”
  周瑜和诸葛亮到了门口,开锁公司已经在等着了,这锁不难换,都是有经验不知道配了多少个的老师傅,周瑜接过钥匙时顿了顿:“再多给一把钥匙吧。”
  “没了,小伙子,”老师傅慢条斯理收拾工具,“就一把,你再去配一把吧。”
  诸葛亮在一边儿扯周瑜的小辫子:“想什么呢,他们怎么可能有钥匙不给你。”
  折腾了两天,周瑜连书都没碰过,他换了身衣服也没管诸葛亮的死活,径自翻了一本书出来搁在腿上一行一行的看,他记性很好,基本上需要记忆的东西都没问题。诸葛亮也难得没打扰他,周瑜抬了抬头,诸葛亮正在不远处鼓捣手机。
  因为和韩信打游戏没充电自动关机了,诸葛亮刚刚充上电手机消息都快爆了,一打开朋友圈一排排的艾特,结果都是李白发的那条朋友圈。
  他死定了。
  周瑜默默想,隔着那么远他都闻到了诸葛亮身上的杀气,就差拎着一把加特林去扫射李白韩信了。周瑜打了个哈欠,起的是早,到下午就困了。书本上的字模糊了一下,感觉到耳边儿的头发被撩了起来,然后插入了一个温热的东西。是诸葛亮刚刚带过的耳机,周瑜看着线另一头的诸葛亮,走路连个声音都没有,他都没发现。
  周瑜静静地听了一会儿,诸葛亮一直在循环一首歌。音色十分耳熟,周瑜听过这个组合的音乐,但是没听过这一首。
  [ When you hold me in the street
  当你在街上与我相拥
  And you kiss me on the dancefloor
  在舞池里和我亲吻]
  诸葛亮在周瑜旁边坐了下来,两个人带着一副耳机,沉默的听了一会儿。周瑜的手握了握拳:“诸葛亮。”
  “嗯。”
  “你为什么喜欢我?”
  诸葛亮漫不经心抓了周瑜的一绺头发玩儿,周瑜茫然了一下,第一次和诸葛亮并排坐在礼堂里听训话的时候诸葛亮也是这么玩儿他的头发。诸葛亮想了想,也没想好怎么和周瑜讲,他问了另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听过很多表白。”
  “是,”周瑜愣了一下,“是我在问你问题。”
  “别打岔,”诸葛亮把发梢放到鼻尖儿前轻轻嗅了嗅,还是和上次用的一样的洗发水,味道都没变,“你听过的表白,都是什么样的理由喜欢你?”
  周瑜回想了一下,他听过很多理由,无非是因为他成绩好,他长得好看。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都是换汤不换药,他知道自己很优秀,这不是自我满足。周瑜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等着诸葛亮的反应。
  “我也是,”诸葛亮把音乐声音调小了一些,让周瑜可以更加清楚的听到他的话,“你很好看,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你成绩也很好,你可以闭着眼睛甩第二名七十多分。你觉得呢。”
  “你的理由对我来说太普通和官方了,我耳朵都起茧子了。”周瑜笑了笑,其实都是一样的。
  诸葛亮说:“但是这是你最耀眼的地方,可以让人一眼看到的地方,就足够收到很多人的喜欢和仰慕。我也是,你的光芒很耀眼,我挪不开。有这些理由就够了,没有人能拒绝喜欢这样的你。”
  周瑜没有深究过这个,他没必要进行自我剖析,但是诸葛亮说的话很明白。他为什么喜欢周瑜,因为周瑜很优秀。周瑜沉默了一下,诸葛亮把头枕在周瑜肩膀上:“你每一次出席的活动我都在场,我可以远远就看到你意气风发的样子,你是骄傲自信的,就很迷人了。至少能把我迷住。我是个普通人,所以喜欢你的理由都很普通,一普通就普通了很多年。”
  “多少年?”
  “四五年?人生说满了一百年,说短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四五年,还会有五六年。我也没仔细想过理由,不过就是这个了,你很优秀,所以我喜欢。第一眼喜欢你的脸,第二眼喜欢你。”
  “那你怎么不继续暗恋,突然想起来对我下手了,诸葛迷弟。”
  诸葛亮跟着耳机唱:“ I wish that it could be like that.Why can't it be like.”
  他声音偏冷,唱不出Jason的深情和炽热,但是很好听,也仅仅是好听而已。诸葛亮声音太有欺骗力了,可以轻易让人产生一种他说的什么都是真的那种错觉。是错觉吧,还是周瑜对此深信不疑,还是他被诸葛亮一次一次缠到相信了诸葛亮的鬼话,相信了诸葛亮是喜欢他的,是很喜欢他的。
  周瑜笑着捂住了诸葛亮的嘴:“要不你再追我两个月,让我享受享受。”
  “那你亲我一下,给我点甜头尝尝。”
  “好啊。”
  [that cause I'm yours
  因为我是你的
  We keep behind closed doors
  我们把感情隐藏
  Every time I see you I die a little more
  每一次相遇后我都魂不守舍
  Stolen moments that we steal as the curtain falls
  待到窗帘落下我们才能享受独自的时光
  It'll never be enough
  那从来不够
  It's obvious you're meant for me
  很明显我们天造地设
  Every piece of you it just fits perfectly
  每一寸的你都和我完美的匹配
  Every second every thought I'm in so deep
  每一秒我都深陷其中]
                                        ——《Secret Love Song》
  
tbc.
  
  差不多要写完了。
  《Secret Love Song》这首歌是写给LGBT群体,很好听。
  同性恋敬健康和自由。
  
  

【亮瑜/R18】 金风玉露

◇没啥说的,就给自己切点腿肉。
◇黑心奸商丞相压榨貌美小将军。

( •̥́ ˍ •̀ू )想吃香香的肉,自己产不出来。
好难过,快要饿死了。

我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亮瑜】我好像被给佬缠上了-8

○校园向轻松沙雕甜饼。
○亮瑜1v1he。
                                              
  冬天真正意义上的来了,第一场大雪就像不要钱一样的撒下来,天是灰色的,看不见太阳,周瑜只能抬头看着窗外,透过厚厚的云层看到一个模糊的光点。雪下的的确很大,周瑜坐在李白家的落地窗前,露天阳台已经有了一层积雪,不过也是凹凸不平的,第一场雪压的不实,风一吹就跟着跑了。
  这雪来势汹汹,周瑜推开窗从地板上抓一把雪在手里揉着,搓成了一个乳白色的小球,指尖都被雪冰的发红。他昨天睡得晚,却早早的就起了,或者说诸葛亮抓着他的手腕让他睡得不安生。
  李白和韩信也都没醒,李白还不知道当诸葛亮看到李白发的朋友圈后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将他处死。
  雪下的太大了,周瑜呼吸间都带着白气,这雪好像从昨天后半夜就开始下个不停,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像是诸葛亮突如其来的告白,然后对周瑜的死缠烂打一样。
  一张毯子落在了周瑜背上,给他罩了个严实,诸葛亮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眯着眼俨然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还穿着那件白色长袖,头发乱糟糟的翘着,行走间周瑜还能看到诸葛亮额头上那一小块疤。
  “现在才七点钟,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诸葛亮的声线偏冷,还有点沙哑,说话的时候还隐隐能听出来拖的长音,周瑜把毯子裹严实了些,诸葛亮却掀开自己也钻了进去,没骨头一样靠在了周瑜身上。
  时间几乎是静止的,诸葛亮意识又开始混沌,周瑜关窗的动作将他的意识弄清醒了些。周瑜把冰凉的指尖藏在毯子里,一拧身子也靠在了诸葛亮身上,这时候倒有些困了。周瑜缓慢眨了眨眼:“诸葛亮。”
  和别人简略的直接叫诸葛不同,李白也会开玩笑一样叫他葛亮,周瑜每次叫他都是认认真真的把他名字的每个字都念了出来,诸葛亮发了个鼻音算作回应,周瑜把眼睛闭起来:“你怕黑吗。”
  “还好吧,以前很怕。”诸葛亮没心思深究周瑜突然为什么问这种问题,没人问过他这个。被关在器材室一下午,那件事已经过去十年,诸葛亮关于器材室的记忆只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还有那一股子充斥鼻腔的霉味儿。
  周瑜起身关上了窗,那白茫茫一片大雪真是太晃眼了,诸葛亮沉默了一下:“李白昨天都和你说什么了。”
  “一些我不知道的事儿,关于你的。”还挺有意思的。周瑜默默补了后半句话,他确实不知道诸葛亮这么精彩,导致李白和他讲到后半夜都不觉得困,诸葛亮忽然睁眼凑了过去,又在一个极近的距离停下了。
  “……真想强奸你。”诸葛亮瞪着周瑜那张脸足足半分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想亲上去,然后把周瑜按在地上亲,法式深吻,然后……
  诸葛亮别过了头,只给了周瑜一个后脑勺。他是有足够的耐心的,他可以偷偷游离在周瑜身边,他十年如一日的喜欢着周瑜,甚至李白不止一次的问为什么非他不可,诸葛亮从来没回答过这个问题。
  他有些生气,周瑜甚至连一个明确的态度都没有给他。他不是没遇见过周瑜被表白的样子,不喜欢就算是可能被讨厌也要不拖泥带水的告诉对方,那他这样准许诸葛亮一个图谋不轨的人在身边忍着是什么意思。
  你特别好,我想和你拜把子?
  看着他后脑勺就知道他心情不对的周瑜有点莫名其妙:“你对我耍流氓,你还生闷气了。”
  诸葛亮到底是没办法生周瑜的气的,他像个狗仔一样没有错过关于周瑜的一点风吹草动,他转过头来想打个直球,话到嘴边又换了个说辞:“待会儿和我去个地方?”
  “我想回家看书。”
  “陪我去,我可以教你任何你不懂的东西,不收费。
  “…你三岁小孩儿吗你。”
  “嗯。”
  于是两个人偷偷摸摸的就直接从李白家跑了,还顺手拿走了两个橘子。大清早的街上没什么人,倒是看见一只叼着小猫崽子的母猫在墙下面快速掠过去,看到了诸葛亮,放下猫崽子喵喵叫。
  周瑜悄悄儿的跟了过去,在一个大管子里面发现了一窝猫崽子,冻得直打哆嗦。母猫故意引这两个人过来的,诸葛亮摸了摸猫儿,把母猫抱进了怀里:“走吧。”
  周瑜手里捧着一只冻成球儿的猫崽子看着诸葛亮,诸葛亮把拉链拉开再把母猫放进去,然后拉上拉链,一大一小两个脑袋都看着周瑜。周瑜无奈只能如法炮制的怀里踹了一窝猫。
  “送宠物店?”
  诸葛亮摇摇头:“宠物店不收,跟我走吧。”
  出租车司机也摇了摇头,车里不让抱着猫,更何况连个出行箱都没有,两个人只能从小区慢慢儿走,顶着一脑袋雪花,诸葛亮抬手拍了拍周瑜肩头的雪:“快到了。”
  那是一个很旧的小区,上面的墙皮都掉的差不多了,露出里面深红色的砖块,上面一根一根的电线把灰色的天切成一块一块的,诸葛亮屏息静气慢慢绕过一只正在睡觉的老狗,带着周瑜轻手轻脚了上了露天的铁皮楼梯。
  “阿婆。”诸葛亮轻轻的叫了一声,那正在弯腰收拾花盆儿的老太太便转过身来,披着一件样式很老的外衣,看到诸葛亮又眉开眼笑露出一排掉得参差不齐的暗牙来:“亮亮啊,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第一天下雪,我带周瑜过来看你。给你带了几个伴儿。”诸葛亮不自觉的就放柔了脸部线条,甚至带了几分笑。周瑜一听提到了自己,连忙问了个好,他一动,怀里刚刚就着暖和气儿睡着的猫崽子就醒了,开始喵喵的叫。
  阿婆古稀之年,头发是白灰两掺,生的又小,直起腰来还够不到诸葛亮肩膀,生的慈眉善目,一笑还能看到松弛的脸部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平常就在小楼上养养花,还有一只小王八,是诸葛亮捡回来的,这几只猫也是诸葛亮捡回来的,见了阿婆蹭着讨好,诸葛亮看着阿婆被猫淹没不知所措,侧过脸笑了两声,轻车熟路在那个比他们年纪都大的房子翻出一个纸箱子,脱下衣服垫了进去。
  “兔崽子,那么好的衣服浪费。”阿婆拍了两下诸葛少爷又翻了件绿色老式军大衣出来换掉了诸葛亮的外衣。这衣服有年头了,诸葛亮常常过来送衣服送吃的,阿婆看着这些旧东西没什么用,索性给了这一窝猫崽子。
  阿婆摸了摸蹭过来讨好的母猫,从厨房拾掇了剩下的肉汤热热伴着剩饭给它吃了。
  “阿婆,你把饭给猫吃了,我们吃什么啊。”
  “你去早市买点儿牛肉回来,给你包饺子。”
  诸葛亮一口答应了,打小儿没事儿就过来蹭吃蹭喝,也算是被老太太看着长大的,使唤得比亲孙子还顺手,诸葛亮来来回回在屋里寻摸,皱着眉看着两包没开封的粗粮饼干,诸葛亮两个月前给买的,到现在还没打开。
  “我送来的东西阿婆不用下次我就不来了。”诸葛亮没头没尾的丢下一句话出门买肉,周瑜跟出去又听见老太太笑着骂兔崽子。
  周瑜走在诸葛亮旁边,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只有雪被踩的嘎吱嘎吱的响声。诸葛亮摘了围巾扣在周瑜头上:“我小时候被寻仇,一堆初中生高中生过来打我,我打不过,就跑了,然后就躲进那个狗窝里。”
  周瑜看着刚刚还趴在外面睡觉的老狗,慢慢起来趴回窝里躲雪,诸葛亮说:“我躲了挺久的,后来被发现了,没有办法就抽了根儿拖把跟他们打架,阿婆过来假装我奶奶一边骂我‘小兔崽子你敢在外面鬼混’一边和我拽回屋里,也没想着给家里打电话,一直等到我哥带着一票人来找我。”
  早市就在前面两条街,刚刚摆好摊子还没几个人来逛,诸葛亮突然止住了话头拉着周瑜冰凉的爪子往前走,买了一个包子,掰一半给周瑜。
  “包叔的包子很好吃,阿婆经常和我买,今天带你尝尝。”
  周瑜脸被包子蒸腾的热气给暖了暖,他咬了一口,皮儿薄陷儿多,是好吃。周瑜刚咬了一口,诸葛亮已经吭哧吭哧吃完了半个包子,把油纸一团飞进了一边儿的垃圾桶里。
  周瑜在一边儿啃着包子一边看着诸葛亮买东西,还是不问价钱,要了塑料袋就装,怪不得阿婆吃不了诸葛亮送来的东西,这好像屯粮过冬一样的,恨不能一车一车的往回买。
  “你买太多了,阿婆家没有冰箱,坏了可惜。”周瑜吃了最后一口包子把诸葛亮装的东西一个一个往出拿:“西红柿和土豆买一两个就好,牛肉买两条。”
  “诶,这个黄瓜。”
  “黄瓜这个时候不好吃,大多数里面都糟了,不买黄瓜。你挑的那个根烂掉了,你脑子呢,辣椒别买那么多,神经病。”
  诸葛亮基本上每动一下就要被周瑜挑个毛病,从小被宠到大的诸葛少爷也不生气,乖乖听训然后改。最后两个人除了牛肉又买了一堆青菜和调料回去,周瑜一边儿数落诸葛亮一边儿给他科普:“阿婆年纪大了不能多吃肉,多买菜,也别素着…你给我回来,买什么包子,等会儿包饺子。”
  诸葛亮突然回头看着周瑜:“你好像很懂这些。”
  “我爸生病的时候是我在照顾。”
  “…喔。”
  两个人拎着菜回来,这里住的人大多数习惯早起,已经陆陆续续的起床了,诸葛亮和周瑜站在楼梯口,诸葛亮忽然停下拽住周瑜的衣服:“周瑜,你别动。”
  “?”
  诸葛亮上前两步和周瑜挤在同一个台阶,向前一步给周瑜挤到一边的栏杆旁,凑过去蜻蜓点水一样的在周瑜唇上亲了一下。
  “周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tbc.
  
                 

【亮云/R18】惩罚

○一篇R18,少量剧情夹带。
○教官×训练生,师生年上已交往未婚。
○内含(放置、道具、蒙眼)
○有长篇设定,先不开坑炖个肉尝尝。

  总教官宿舍是条件最好的一间,单人单间独立卫浴,占地面积最大还配有酒柜,一群结束魔鬼训练的新兵蛋子们三三两两回了宿舍。
  “靠…快走,诸葛魔鬼在看咱们。”
  “了不得了不得,被他盯上了就是下一个赵云。”
  “别提赵云可以么,让我做噩梦吗。”
  “不,兄弟,让你做噩梦的是诸葛亮。”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一时间校场嘈杂的声音陡然熄了火,训练生们通通低着头窃窃私语的用着极快的速度走向宿舍楼。
  诸葛亮站在落地窗面前看着快速清场的空地,回到了办公桌上。
  诸葛亮的魔鬼气息已经笼罩在新兵营很久了,新兵蛋子们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看人下菜碟的厉害,千算万算没想到最高级别的大将诸葛亮会亲自担任总教官,将帝国望尘莫及的S级别训练强度再提升了两个档次,要求极为严格,达不到诸葛亮标准的训练生基本上不死也得脱层皮。更无可奈何的是诸葛亮本人能力十分可怕,在一次当众测试精神力完美碾压了这群孩子们。
  新官上任三把火,赵云就成了诸葛亮的活靶子。
  打镖训练十五分钟一百个,移动飞镖速度快目标小,及格数量是95个,诸葛亮对于赵云的要求是:100%。
  这难不倒赵云,这群新兵都是同届的佼佼者,而赵云就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诸葛亮难得对一个学生这么上心,赵云也不是狗咬吕洞宾的主儿,自然是对诸葛亮的青睐有加更加努力的训练,体能训练没有赵云做不到的,但是对于精神力控制,赵云仅仅是勉强够到了诸葛亮的及格线。
  诸葛亮的要求越来越高,也每次都把握在一个度中,他知道赵云可以做到,当他知道一个人可以考100分的时候,那么打99分就应该惩罚。
  赵云因为晚上私自加时训练第二天在诸葛亮面前犯了一个很小但是很低级的失误,诸葛亮侧目了一下,把赵云单独拎了出去。其他人的训练就由其他教官接管。
  本来觉得教官们都凶神恶煞的,但是和诸葛亮一比,那简直就是天使。学生们为了感念赵云的大恩大德,在心里默念了十遍风萧萧兮易水寒。
  诸葛亮翻看着赵云最近的所有成绩,都是甩开第二名老远的评分,这让平时不苟言笑的鬼见愁教官罕见的放柔了唇部线条,诸葛亮看了看一边的时钟,分针刚刚指向了十点整。
  这是诸葛亮规定的时间,他缓慢拿起一旁的手套慢条斯理的戴上,推开了里间休息室的门。

       光荣下乡,五菱之光。